屹青

I guess, life may deceive you, but photography will never.

All about some picture I have seen.

Cantonese, born and bred.
Living in Hong Kong.

© 屹青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「姥姥」

每一次回家感覺都特別溫馨,看看姥姥,這一個對我無怨無悔付出的女人,還有和粑粑麻麻聊聊天,挺好的。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逐漸明白「要長大了」,終究是躲不開,然後接受長輩身體的老化,還好還好,親情不減。這兩座城市有著太多的不同讓不可分身的我感到貪心是不可取的,畢竟你只能在一個地方生活,還好還好,兩座我都特別愛,但是把界線放大一點,兩小時直通車車程真的把廣州和香港同城了。

家,廣州

二〇一六年,十二月

Kodak Portra160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Hasselblad 501cm

Film Development & Scan:  @傅庆龙·大傅壕㍿  

關於生活


越秀,廣州

二〇一六年,九月

「oh!冶 Coffee」

這家咖啡店,我每次回廣州幾乎都會去光顧,因為他們的瑪奇朵太合自己的口味了,出品很不錯,喏,如圖。老闆是個帥氣的大男孩,也非常熱愛攝影,不過沒怎麼聊過天,出了點單和詢問洗手間的問題。店內裝修,看得出來還是很用心的,光線的明暗剛剛好,襯托出溫馨的氛圍,安靜,精緻。


越秀,廣州

二〇一六年,九月

快門的聲音把她嚇到了...

本來我的lofter是按照時間順序來發文的,但最近才發現漏了這些。

而且最近無意間看到@广州老表 發的廣州雜記,實在是感嘆萬分,時不我待時不我待。

這十張照片是我六年之後再次拿起膠片機,第一次拍正片,E100VS,的時候拍的。那時候拿到照片的心情,沒有辦法描述有多激動,現在看看,依舊可以感受到當時的興奮。


廣州

二〇一二年,一月十六至十八


Kodak E100VS

Nikkor AI 35mm 2.8f

Nikon FE

南國的夏季實在讓人難受,出門馬上大汗淋灕。

但是悶在室內也不好受。

「讓人討厭的回南天」


這個濕度情況下,相機拿到室外不到一分鐘,小水珠便佔滿了機身和鏡頭。


家,廣州

二〇一六年三月


Hasselblad 501CM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Kodak Portra160

warm light


Hasselblad 501CM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Kodak Portra400

「姥姥在包餃子給咱們吃」

快包好了。


家,廣州

年廿九


Hasselblad 501CM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Kodak Portra800

「有陽光的時間,是多麼的美好。」


家,廣州

年廿九


Hasselblad 501CM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Kodak Portra800

晾不完的衣服,憶不完的和小學友人一起的兒時回憶

有時候還是會孤獨啊,唉。(七圖)


攝於廣州、香港,二零一四年五、六月


Nikon 35Ti

Kodak Portra400

石屎森林中的酒店,花園酒店。


小時候家裏沒錢,九幾年的時候吧?聖誕節已悄悄地流行了起來。每逢那段時間,只要聖誕樹還在的時候,父母總會抱着我去花園酒店裏頭看聖誕樹。也不知道爲什麼,爸媽說,那時候的我,總是覺得花園酒店的月亮是最圓的。


攝於廣州,二零一四年五月。


Nikon 35Ti

Kodak Ektar100

早安。


攝於廣州,二零一二年九月末

攝於廣州,二零一二年九月